紅棗畝產從100公斤提高到300公斤,一年人均增收7.8萬元

他的“小開心”棗樹修剪法讓果農很開心

發佈時間:2020年07月03日 信息來源:科技日報 編輯:蘭君
【字體: 打印本頁
作者:朱彤 楊寶仁

“王教授,我們這的棗樹,葉子掉了一地,不知道得了什麼病,你能來幫我看看嗎?”6月29日,接到十四師二二四團一名職工的電話,塔里木大學植物科學學院教授王新建就開始打包行李,準備下鄉。

30多年來,特別是成為科技特派員以來,王新建俯下身子、耐住性子,發揮專業優勢,帶領團隊與二二四團建立了“院校+團場+職工”的科技服務模式。

在他的幫助下,二二四團建立了節水灌溉密植紅棗示範園4150畝,紅棗畝產量從100公斤提高到300公斤,優質紅棗密植示範園實現年產值2100萬元,獲得利潤1400萬元,年新增產值500萬元,使種植户年人均增收7.8萬元。

去年,科技部通報表揚了一批優秀科技特派員,王新建位列其中。

在校園和果園中實現人生價值

1986年7月,王新建畢業於塔里木農墾大學(現為塔里木大學)果樹專業。留校任教後,他就經常帶着學生到新和縣、阿克蘇實驗林場、紅旗坡農場等地實習鍛鍊,開展科技服務。

學生與當地的專業户進行果樹修剪技能比賽,這些專業户大多是初中或高中畢業,來自山西、陝西、山東等地,被稱為“土專家”。

學生修剪的蘋果樹“大枝亮堂堂,小枝鬧嚷嚷”,樹形不起眼,但第二年就開花了,第三年則果子掛滿枝頭,而“土專家”修剪的果樹中看不中用。

此外,學生修剪果樹的成本低,每棵樹僅需要2元,比“土專家”少3元。“還是大學生的水平高,修剪得好,效益也好!”不少“土專家”説。

“搞科研,需要接地氣,基層看重的是操作和動手能力,而不僅僅是課堂上的理論。”王新建説,“在校園和果園裏,實現了我的人生價值。”

讓先進農業技術聽得懂、用得上

“作為科技特派員,要守初心,在科技助力脱貧攻堅和鄉村振興中貢獻力量。”王新建説。

王新建剛去二二四團搞種植的時候,當地人都説這裏種樹不活,種草不生,種地不長。他到地裏示範修剪技術,在棗樹整形中將棗頭短剪,很多種植户反對。

有個種植户站了出來,説:“王教授,來我家果園剪吧。”王新建按照科學方法修剪,這位種植户家的紅棗產量比別人都高。

後來,看到剪掉棗頭的紅棗產量比別的高,種植户們就開始信了,搶着請王新建去指導,經常給他打電話。棗樹怎麼修剪,病蟲害怎麼防治,怎麼施肥……種植户們從原來不願意接受新技術,轉變為現在主動學習新技術。

王新建還根據不同層次需求,提供農業技術指導。他注重從轉變種植户種植觀念入手,通過建立科技示範户逐步推廣,讓種植户嚐到了科學種植的甜頭。

“科技,是脱貧的金鑰匙。我們的任務就是把聽得懂、用得上的技術傳授給種植户。”王新建説,職工羣眾最講究眼見為實,要讓他們把技術學到手,必須先做給他們看,再帶着他們幹。

如今,二二四團紅棗收益越來越好,一畝地的產量從100公斤提高到300公斤。優質紅棗密植示範園的推廣和優質高效栽培技術的應用,還使該團的紅棗種植水平和果品質量有了很大的提高,也為該團培養了一批業務精湛的科技帶頭人和科技示範户。

“搞技術服務是我的強項”

時隔多年,有一件事讓王新建記憶猶新。那天,王新建帶着學生來到一師十三團搞科技推廣。

“王教授,幫幫忙吧,紅棗再不豐產,我就要喝西北風了。”十三團職工何鋭波氣喘吁吁地跑來説。

王新建來到何鋭波的棗園一看,心裏就有了底,他説:“你這棗樹,得搞‘1+3’修剪模式,就是每棵樹留3個主枝、1箇中心幹,通風透光,棗長得就好。”

何鋭波言聽計從,到了年底,打來電話:“王教授,你真神,往年我這些棗數量品質都不行,賣不上價錢,今年鮮棗畝產2噸多,淨賺幾十萬元!”

一傳十、十傳百,王新建推廣的這種“小開心”型棗樹修剪方法,如今已在一師和阿克蘇地區全面推開。“速度超出想象。”王新建説。

如今,王新建已經成為何鋭波家的常客,經常會被請到棗園裏進行技術指導。

在科技服務的過程中,很多地方都想讓王新建去掛職,都被他婉言謝絕了。“我是搞技術服務的,農業技術是我的強項。多搞一些科研,多出一些成果,教職工羣眾多學一些技術,這是我最大的願望。”他説。

(原載於《科技日報》6月30日第六版)